雁燕

吻与软肋

#锤基#
#盲狙全国二#
#强行点题#
#玻璃渣#

Thor遇见一只黑猫,就在安静的午后,那猫有双翡翠绿色的眸子,碧眸眨动间显得狡黠而骄傲,阳光炽热却温柔的照耀在那猫儿身上,为它渡上一层金边,使得这黑猫看上去华美极了。
Thor喉结滚动,上半身不可自制的向前倾斜。噢,他那双蔚蓝眼眸看上去有些湿润,这猫让他想起他那同样骄傲而狡黠的弟弟——Loki·Odinson.
他的弟弟有一双更加璀璨夺目的碧眸,漆黑微卷的软发,他是阿斯加德的恶作剧之神,聪明绝顶,终身致力于如何将Thor这个兄长拉下王位。年轻的Thor在Loki面前显得愚笨极了,每次弟弟死在Thor怀里时,他总是伤心欲绝,但当他得知Loki是在骗他,却又有些发不出脾气,大概那时的他是高兴又愤怒,放松却懊恼的。
然而当他再一次看到Loki死在他面前,那种痛苦依旧排山倒海般向他压来,压的他喘不过气,等这高峰期过去,那痛苦又如跗骨之蛆纠缠不退,时刻都不停止。

猫儿优雅的蹲坐一旁,自以为不经意且隐晦的暗中观察呆愣的金发大块头。
这一动作令Thor激动起来,这个动作同样与Loki无比相似,Loki擅长幻术,也许这就是他呢?他一边伸出手,一边向众神之父祈祷。
于是当Thor将那黑猫抱入怀中时,那猫儿抬起爪子拨弄了下胡须,绿光一闪竟真的变成了那黑发青年。Oh,allfather!Loki的双臂环上Thor脖子,低沉华丽的音节从他口中溢出。
“老兄,傻了?”
Thor猛的收紧手臂,将本就跨坐在他腿上的Loki紧紧扣在怀里,另手顺着邪神削瘦的脊背抚摸向上,最后扶住Loki的后颈。蓝眸眨也不眨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容,喉结滚动却发不出声音。
Loki见不得Thor这幅蠢样子,这让他也忍不住想要犯蠢。他指尖寸寸划过Thor脸颊,最后停在右眼上面反复摩挲,语带惊奇与不解,又夹杂了几分戏谑。
他开口:“老兄,你这样可就不像老爸了?”

可怜的Loki,他怕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傻哥哥带着一起犯蠢了。
Thor猛咽了几口唾沫,他紧拥着Loki,就像小时候那样,并给了他一个吻,那吻带着Thor全部的爱意与珍重印在Loki额头。这使得邪神安静下来,他睁着一双水润润的翡翠眸子看着兄长,衬着他漂亮的脸蛋儿显得有几分懵懂。

Thor的声音沙哑粗噶,他试探性的小心翼翼询问:“……Loki,你还活着?”
而Loki只是静静地看了兄长一会儿,这眼神让Thor慌乱。半天后Loki拉进与Thor的距离,他轻轻地,轻轻地,在Thor唇上留下一吻,这吻的重量却并不输于Thor给他的。
Loki的眸光闪烁,那是比宇宙中最明亮的星球更加璀璨的光芒,他抬起手臂将手掌置于阳光之下,手指微蜷像是要将那光芒抓在掌心。
他说:“Look, brother.The sun will shine on you again.”

Thor醒了,骨子里的痛又蔓延而出,思念与绝望啃噬着他的心脏。
神不做梦,但是只有在梦中他才能见到Loki,见到Asgard,父母与伙伴。Thor只能拜托Tony,将那项技术也用在身为阿萨神族的他身上。实话说,这太难了,不断改进也仅仅成功了三次,而这是他第一次见到Loki,Thor有些高兴,这种高兴在他那眉头紧锁的脸上显露出来,看上去十分奇怪。这显得金发大块头可怜极了,这个时候他就像个悲哀无助且无家可归的孩子。

在Thor还是年轻的雷神的时候,他有很多软肋,Loki是其中之一。而Norns对他总是格外残忍,她们快准狠的将Thor的软肋一一拔出,最后将Loki一并夺走,这不亚于要了Thor的性命。而在某一天,他发觉哪怕在英灵殿也见不到Loki,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度过那漫长的岁月,如何面对死亡了。

Thor抬臂遮住湿润的眼睛,低沉的,沙哑甚至带着哭腔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。他对梦中的Loki做出回应。

“No,brother.I hope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,You and me.”

梗x

#抽不到飞燕,怨念#
#开了灵蛇全剧情,不开心#

燕蛇双箭头

灵蛇被寻梦人寻去的时候,飞燕承诺他马上就回去找尊上。谁知道寻梦人这么黑,说啥都抽不出飞燕,灵蛇等啊等,等啊等,等不来飞燕。

灵蛇很生气,很愤怒,很…想飞燕。等有一天飞燕终于来了。灵蛇就冷着脸训斥他,飞燕低眉顺眼的听,嘴里一个劲儿应是,等灵蛇骂完了。

飞燕就起身,凑过去柔柔的吻灵蛇嘴唇,说很想尊上,灵蛇愣了一下,没言语了。

飞燕的手就摸上灵蛇腰身,灵蛇自然是不答的,飞燕就得寸进尺,然后就开始一场温吞如水的SEX。

飞燕格外温柔特别耐心。把灵蛇浑身都摸出火了。他还是一副慢条斯理的样子,问灵蛇,尊上想我了吗。

灵蛇受不住,最后哑着声音低低的喘,凶了吧唧的说想了。飞燕眼神一下就变了。然后………你们懂得。

“飞燕,跟我来。”

“…飞燕…在哪里…?”

上面这两句好适合这个梗。

等我有了飞燕就开车。

开车!!开车!!

#被身在南极的老铁逼着开车#
#圣虹还挺好吃#
#不多说,链接评论#

https://m.weibo.cn/5883690055/4138091285044164

【倚屠】一辆一直被屏蔽的破车!!!

#有气无力不想嗦发#
#再被屏蔽我真的没办法#
#论真正赢家倚天的深谋远虑#
#……不说了,链接评论#

https://m.weibo.cn/5883690055/4136966385597046

心痛的无法呼吸。

发车。

#天杀的,图片也被屏蔽#
#链接点评论区#
#接受意见不接受批评#
#这次还不行我就真的…#
#论真正赢家倚天的深谋远虑#
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6a973f330a5d

之前的被屏蔽了…。有点难受。

羁绊

#ooc属于我#
#其实一直认为倚天大哥是很温柔的#

武林至尊,宝刀屠龙,号令天下,莫敢不从。倚天不出,谁与争锋。

倚天剑,屠龙刀,神兵利器,无物不斩。然而又有几人知晓,他们所有软肋皆为对方而留,所有破绽全为对方所知。

一见生离,再见死别。这是他们无可逃避的宿命。

被斩断时,倚天恍然想到,真遗憾,只见过两面。

倚天独自一人坐在远离人群的地方出神,身后探来一双手遮住他淡色双眸。他抬手握住来人手腕,手指收紧微微摩挲,那触感是自他出生时便熟知的,属于屠龙的温度。

果然,耳边传来屠龙低沉声音,“倚天,你在这发什么呆?不如一战!”

倚天冷峻神色微缓,唇角似是带了些笑意,他拉下屠龙覆在自己眸前的手,似是不经意攥在掌心,“修行剑法的时候,请勿扰乱我的心神。”

倚天微微侧目,便见屠龙眉峰一挑,面露不耐,他不依不饶的低声要求,“倚天,来分个胜负吧!”

倚天叹了口气,白日里看到屠龙与圣火那亲近之姿,熟稔之态而升起恐慌,由恐慌而生烦躁,他忍耐不住,也不想再忍。他转过身,手腕儿翻转不容拒绝的与屠龙十指相扣,一手抬起抚过屠龙与他相似面容。

看着屠龙怔愣面容,看着他面上渐渐染上薄红,他悠悠启唇,舌尖顶着牙关,缓缓念出屠龙二字。这两字从倚天唇边溢出,仿若吟咏,化在舌尖,融于心中,带着沉沉重量向屠龙压去,叫他面红耳赤,心跳如雷,再说不出一决胜负之类的话来。

屠龙懵懂想到,也许,他等这一刻,已经等了很久。

倚天凑近,与屠龙鼻尖相贴,额头相抵,他那平日里冰山一般的神情,顷刻消融,柔和了面色,眼角眉梢满是情意,一双眸中透出十足无奈,手指扣紧,抻臂揽住屠龙精瘦腰身拉至怀中,不顾屠龙惊愕目光,靠前唇瓣相贴。半点情欲不含,轻柔吮吻,细细舔舐。就着这姿势,倚天直视屠龙双眸,喉间溢出一声轻叹,“屠龙,屠龙……你可知我心意?”

那声音低沉压抑。屠龙有些好笑想到,难得,竟有一天能从倚天声音之中听出几分惶恐,却也带着对他独有的温柔。

他缓缓闭眸,环上倚天脊背,唇瓣微启含住倚天舌尖回应,无需回答,两人心照不宣。

倚天收紧手臂,舌尖终于毫无顾忌顶开屠龙牙关,长驱直入,动作带了几分急切粗暴,想来情有可原,两色长发亦不知何时纠结缠绕,如这两把同根之兵,再分不开了。

追求大道巅峰之人皆孤独,只因此道无需他人相伴。屠龙,你是我的兄弟,宿敌,却也是…此生挚爱。而今,我想邀你同我共求大道,你可…愿意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倚天